苍枫

高中党,尸系作者,更新随缘系列

【all金】黑社会的超能力儿子

Chapter.2

        格瑞一脸复杂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看新闻的金。
        虽然一时冲动收养了他,但是......这样危险的家伙就这样放在家里,没问题吗?
         “咕”一声打破了格瑞的思绪,他猛然发现,金还没有吃饭来着,无奈的叹了口气,说:“要吃饭吗?”只见金白嫩的脸蛋浮现了两片小小的红晕,天蓝色的眸子闭的紧紧的,蝴蝶般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好似羞涩又似娇羞。
        尽管格瑞不想承认但他确实看呆了,不知过了多久,金微微的点点头,微微睁开天蓝的眸子,带点询问的看着格瑞说:“可以吗?”小心翼翼的,好似怕惹他生气,这是一种畏惧心理,来源于环境。想到这,格瑞堇色的眼眸变得深邃、冰冷,得让他改掉才行。
        “嗯,想吃什么。”平淡的语气中带着温柔的气息。
        “什么都可以!”金很开心,因为这个人至少会询问他的意愿而不是‘碾碎’他的想法。
        “那,火锅吧。”毕竟可以吃很多种类的东西在秋天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火锅?”金疑惑的歪歪头,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充满疑惑,略微皱起的眉头和嘟起的小嘴,好不可爱,格瑞再一次快抑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
        “去了就知道了。”
        “嗯!”
————————————————————分界线

火锅店内
        看着眼前的各种蔬菜、肉、海鲜,金的口水哗哗的流着,眼睛都变成了星星,“这些我都可以吃吗?”金询问着,眼中透出的是毫不掩饰的渴望。
        看着金期待的样子,格瑞的嘴角挑起轻微的弧度,说:“嗯。”真是单纯到可爱啊。
        刚说完,金拿起一片菜叶子就往嘴里塞,看的格瑞是一愣一愣的。
        “你在干嘛?”格瑞惊讶的问
        “当然是吃饭啊。”金嚼着白菜口齿不清的说,因为塞的很多,脸颊鼓的像只仓鼠,但这么可爱的景象早已被格瑞忽略,你究竟是多没常识啊!
        “你以为火锅就是吃生的东西吗?那那边的锅你就没考虑过是做什么用的?”格瑞的语气中透着些无奈
        “不是喝的水吗?”金一脸震惊的说
        “当然不是!那是用来煮菜的。”格瑞限定·生无可恋.jpg“看着我怎么做的。”说完格瑞就开往金的锅里夹菜,先放菜再放海鲜最后放肉(纯属个人吃法,因为本人喜欢蔬菜,请勿ky万分感谢)不一会,菜就熟了,格瑞把菜夹出来,放在金的盘子里,金看着煮熟的菜刚准备上手就被格瑞拦下了,“要蘸着酱汁,味道你可以自己调”,金听完点点头,飞快的吃了起来,好吃!
        看着金幸福的表情格瑞也变得开心起来,还时不时的往锅里加菜......
        就这样欢快的午饭时间结束,金吃的小肚子圆溜溜的,一脸满足地摊在沙发上,格瑞刚刚出去付账回来,看着金的样子心情大好,等金缓了一会后带着他去了商场。
        刚进去,就可以听见一帮花痴的尖叫,毕竟格瑞的颜值完全不输那些大牌明星,还有那不近生人的冷漠气场,完全符合某些小女生的玛丽苏幻想。而金,虽然还很小,但也是十足的美人胚子,不是特别帅而是萌到炸,是完全可以激起人类保护欲的那型。看吧,已经有人在议论了“好帅!是明星吗?没见过啊!”“那对颜值爆表的是父子吗?”“怎么可能,那么年轻,孩子都7、8岁了!”“这就是传说中的‘不显老’!没见识。”如此云云,以格瑞绝好的听力听的一清二楚,而金好像还没什么反应,“你说会不会是父子恋啊,恋童癖也不错欸”“你还真是腐女啊,那么帅都能想歪,不过那样还不错诶......”
         “... ...”女人,可怕的生物
         这时,一直毫无反应的金回过头来,好奇的问格瑞:“什么是父子恋啊,还有恋童癖是什么,是喜欢小孩子的意思吗?”
         “... ...你不需要知道,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格瑞黑着脸说。
          “哦,那我们去买东西吧!”
          “嗯。”
        

        “哇!好多没见过的东西!呐,格瑞格瑞,这是什么!啊,那边的盘子好厚啊......”金高兴的到处乱跑,就好像村里孩子第一次进城一样。终于,金在一个橱窗前停了下来,那里面有一个金色箭头状的抱枕,毛茸茸的看起来就很舒服,帮金挑好衣服的格瑞也注意到了这个抱枕,金很喜欢的样子,目前为止,除了吃饭和必要的事情,金从没有表现过“想要”的感情,衣服、洗漱用品都是他挑选的,而且刚刚金吃火锅时胳膊被烫到发红金也没有明显的表情变化,而这抱枕却能深深的吸引金,这可以作为不错的突破口。
        “想要吗”格瑞说着疑问句却生生陈述句
        “不......不要......”即使嘴上说不,眼睛却一直在往抱枕上撇,眼神中透出了点点渴望但更多的是自发性的克制,被训练的很好,可以轻易地满足男人的控制欲,但,他不喜欢,因为这样的他不管遇到谁都会克制自己,服从“监管人”的指令,即使那个人不是自己。我想你依赖我,为自己的想法而行动,而不是一味的服从命令、克制自我,就像在你以前的“家”。他在早上问过金从哪里来,但他拒绝回答,从他一瞬间黯淡的眸子中可以知道那个地方,是地狱,但金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幸福,不爽。
        “那就走吧,要买的东西已经买完了。”冷淡的说着,转身慢慢走向电梯,但他在注意着金的表现,表现你的感情啊,说出你的愿望啊,来试着依赖我啊,金。
        此时金也在抗争着,挣扎着,在这里,这个世界里,这个人的身边,他可以有欲望,他有权利去选择!他想要抱枕,但是之前的“规则”还深深的刻在他的潜意识里,即使清楚的知道已经不会再有“惩罚”了,但身体还是恐惧着。看着金颤抖的样子,叹了口气,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吗,算了,反正时间还长。
        他走到抱枕店内,买了金色抱枕塞到金的怀里,说:“给你的,晚上自己别睡不着。”说完还揉了揉金品质极好的金发,还顺便欣赏了一下金呆滞的表情。
        回过神来金的脸蛋猛的变红,金飞快的把头埋在抱着抱枕里,模糊的对格瑞说“谢谢你,格瑞”。好开心。
          “嗯,回去了。”
          ————————————————————分界线
      
        街道

        “金”格瑞看着沉迷于抱枕的金说:“以后,有什么想要的说就好,在这里,你是你自己。”他严肃的说着。
        金听着,愣住了,我,可以吗?啊,谢谢,格瑞,谢谢!
        “嗯!格瑞!”金笑着,笑的纯粹,笑的澄澈,笑的自由。泪水积于眼角,但如此契合,下午12:30的阳光是如此热烈又此般温暖,照在金色的发丝上闪着朦胧的光晕,如此美丽,如此圣洁。
        “没事。”猛的撇过脸,挡住脸上的红晕,但隐藏在银发中的耳尖上的赤红还是出卖了他,“笨蛋”。
       
        就在这温馨的时刻,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这沉静。格瑞接通电话,“格瑞大人!社长要您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格瑞看了一眼金,回了一声“嗯,我现在就过去。”

        下章开挂,请准备好你的墨镜(๑•ั็ω•็ั๑)

评论(9)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