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枫

高中党,尸系作者,更新随缘系列

《空灵》

        “主人,今天我们该做什么?是杀掉M国的主席还是E国的大使?对了,要不然就杀了S国的那个罪人吧!那个令我变成这样的大好人!”女孩兴奋的问着眼前的男人,这个训练自己5年的男人。

“不,今天只不过是训练罢了。”英俊的男人有点无奈,明明以前杀个罪人都要哭半天的孩子呢真是困扰呢~

“切~那我去训练了,对了主人,要给我奖励哦!”

“真是令人烦恼的孩子啊,快去吧。”

“大人,今天S国的事务.......” 一个男人说道。

《空灵》

突然想到的回过神来就码完了.......

忧郁向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殇,一个因国家主席改编政策而造成家庭破裂的许多人中的一员,现在,她,遇到了改变她的人。她(他)的导师,不,应该说是父亲?不,是主人,他强大,冷峻,不可一世,有战神之名却置身黑暗,明明功勋显赫却始终默默无闻。
        他只教导过她(他) 杀人,她乖乖的照做了,为此她用了10年,从最开始的绝望到默然,她否定着,说她不想在继续下去了,可是最后呢?他不允许!终于,她接到了一个任务,一个她从未想过的任务。
        啊,最后她才看清阴影中的那个被她刺破心脏的人,啊,是她的师傅,她的主人,她......爱着的人,就是那个被无数人们“歌颂”的主席,她走上这条路的罪魁祸首!他理想化的政策使得穷人们歌颂着他,靠游走在交界线谋取利益的人们辱骂他。而她的父亲,不巧,也是其中一个人,但他的父亲看的很淡,觉得牺牲小部分人来就大多数人很划算,他总是说:“女儿,这是件好事,你不要怪他,爸爸不累。”她当时只是轻轻点头,来遮掩她快溢出的泪水,清眠的她晚上总能听见父亲那刺耳的咳嗽声,每晚母亲接到电话后的哭泣声,她痛苦着,挣扎着。她怨恨着那个“好人”。
        轻抚上“主人”的脸,她吻上了那片因沾满鲜血而温热的薄唇,轻轻的,她说道:“主人,我知道是你。”她的声音轻灵而又悲伤,“所以,我才接了下来。”接着女孩笑了,精致的脸蛋上是一副扭曲的笑容,“我明明决定了,不会心软,可是现在,为什么我的心里空空的?明明我应该满足啊.......你回答我啊!啊?你这恶人!”她捧着男人的脸庞,盯着那双绛紫色的眸子怒吼着,看着那个到死都冷冰冰的男人,只见英俊的男人轻笑了两下,费力的抬起手掐住女孩的下巴让她美丽的模样一丝不差的映在在自己的眼眸中,好似这样就可以锁住她似得,缓缓的说道:“因为,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决定了,要毁了你,所以,我做了那些事。”没错,十一年前那位神一般的主席,就是他!看着变得如人偶般的少女,以一个满足至极的笑容,离开了。无神的眼眸看着少女,配合着他微翘的嘴角看不出是嘲讽还是满足,亦或者,两方都有。记忆中那个笑的甜美的少女,拯救了他,所以,他决定毁了她来做回报!这就是他爱,任何人都不能得到,自己也不行!

【all金】论大佬的愿望难度(沙雕系列后续)

        有一天,银爵在击败魔兽后得到了一盏神灯,神灯精灵承诺视实现他一个愿望,所以煤老板说:“那我要变白。”精灵又说:“这简直是宇宙难题,换一个。”银爵冷淡的说:“那就让金成为只属于我的小动物。”精灵听完立马说:“我们来看看哪款美白霜效果最好!”

        有一天,紫堂幻在击败魔兽后得到了一盏神灯,神灯精灵承诺视实现他一个愿望,所以紫糖说:“那,那能让我变强吗?”精灵又说:“这太费时间了,换一个。”紫糖不信任的说:“那就让金,理解我的感情吧!”精灵听完立马说:“你想变多强!”

        有一天,凯莉在击败魔兽后得到了一盏神灯,神灯精灵承诺视实现她一个愿望,所以凯佬说:“那就给本小姐吃不完的棒棒糖吧。”精灵又说:“这量我承受不起,换一个吧。”凯莉满脸嘲讽的说:“哦?那就让金加点情商吧。”精灵听完立马说:“您的棒棒糖马上来!”

        有一天,卡米尔在击败魔兽后得到了一盏神灯,神灯精灵承诺视实现他一个愿望,所以卡卡说:“那...给我吃不完的甜点!”精灵又说:“这根本是无限大,换一个。”卡米尔平静的说:“那就让金陪我‘吃一辈子’甜食。”精灵听完立马说:“您的蛋糕我会每天送到的!”

        有一天,帕洛斯在击败魔兽后得到了一盏神灯,神灯精灵承诺视实现他一个愿望,所以拖把精说:“那就让我足够强大能够永远自由自在吧。”精灵又说:“太难了,换一个。”帕洛斯腹黑的说:“那就让小向导被我‘骗’一辈子吧。”精灵听完立马说:“我们来讨论一下你想要多强!”

        有一天,佩利在击败魔兽后得到了一盏神灯,神灯精灵承诺视实现他一个愿望,所以大狗狗说:“那我要和超强的人打架!”精灵又说:“我要对你的人身安全考虑,换一个。”佩利不耐烦的说:“那就让金一直陪我玩吧!”精灵听完立马说:“咋们去找强者吧!”

        有一天,雷王星太子在击败魔兽后得到了一盏神灯,神灯精灵承诺视实现他一个愿望,所以假面哥哥说:“呵,那就好好‘教训’一下那两个家伙吧。”精灵又说:“他俩战力太强,我不能全身而退,换一个。”雷王星太子嘲讽的说:“那就让那个叫金的小孩乖乖跟我回雷王星。”精灵听完立马说:“我马上去教训他们!”

【all金】黑社会的超能力儿子

我...我回来了......我,我,我!我真的是没灵感了!!我才不会说是因为我懒!!!
4000字.....原谅我QAQ

Chapter.3

        “社长。”格瑞看着眼前已经处花甲之年的老人。

        “辛苦你了,格瑞。”老人慈祥的说道。久经岁月的面容意外的令人安心,气息也十分亲和。这也是格瑞如此信任他的原因吧,金看着格瑞如此想到。

        老人可以信任,但是他旁边的人很危险。奇异的白色面具和密不透风的黑色斗篷,应该就是格瑞说的那个鬼狐了,要小心。金乖巧的坐在沙发上警惕的看着鬼狐,如此想到。

         鬼狐他自然是发觉了金那毫不掩饰的目光,但就像没事人一样,静静的站在社长旁边,虽然没人知道面具下的他究竟是什么表情。

        “废话就不多说了,这次我想让你去开发一块地,那边的木材就找‘有关系’的工厂加工一吧。”老人刚说完旁边的鬼狐就把一个信息发到了格瑞的终端里。

        “嗯。金,走了。”格瑞确认了一下信息就向一旁端坐的金说。
        就在格瑞说完,另一道声音传来“格瑞大人,请稍等一下,那个叫做金的孩子,说实话,真的是......非常优秀呢。不如我帮您训练一下他如何?我相信经过我的‘调教’他一定会更出色的。”优雅低沉的嗓音如大提琴般令人沉醉,从而会忽略,他的用词,“调教?呵,要是把金交给他,金一定会变成那副冷漠的模样,不,是更加完美的杀戮兵器!我怎么可能会允许!”格瑞如此想到。此时金也警惕的看着鬼狐,肌肉开始紧缩,进入备战状态,只要格瑞发出指令他将瞬间把鬼狐杀死!而当金透过面具狭窄的缝隙瞥见的那一丝眼神时,他愣住了。

        格瑞静静地的盯着鬼狐,如果忽略他外放的冷气,人们还真会认为他接受了鬼狐的“题议”。
        “不可能,金我会自己指导的,无需‘外人’费心。”虽然语气平淡,但是“外人”两字却咬的格外重。

        “那...还真是,非常的可惜呢。”听到格瑞的回答,鬼狐故作忧伤的说道。但谁又知道面具下的他呢?
       
        



车内
        “金,小心他一点,那家伙很危险。”格瑞平淡的说,但唇齿间却带着点咬牙切齿的意味。
         格瑞见金久久不做回应,疑惑的转头看向金,“金?”他试探的叫了一声却看见金涣散的瞳孔,他立即双手搭上金的肩膀,大力的摇晃着,喊到:“金!”此时金才回神“啊?啊,格瑞...抱歉啊,我走神了...”金低着头弱弱的说道。
        “发生了什么。”格瑞平静的问着,但眼神中却带着满满的担忧。
        “没...没什么啊...”金有气无力的说道,身体却开始不住的颤抖起来。
        “金!我在你的身边!”格瑞突然喊到,不再是平淡冷酷的感觉,而是充满情感的!
        金猛的怔住了,他缓缓抬头看着格瑞,那双美丽的紫眸里,满满的是柔情,满满的是“爱”?金无法理解那种感情,但他喜欢那种目光,那种感情,那种温暖到令人神往的感觉,就像家人一样。
        金猛的抱住格瑞,缩进他的怀里微微的说着:“...鬼狐,他好可怕,他的眼神...就像那些‘大人’一样,好...好可怕...”金说着,声线不禁颤抖起来,但身体上的颤抖却变得越来越小,格瑞看着怀里的金,怔了一会才伸手抚上金手感极好的脑袋,安抚道:“我会在你的身边,永远。”我会保护你......

         金听着,感觉心里暖暖的,他觉得这个人是可以依赖的人,是个不一样的人,金又往格瑞怀里缩了缩,金觉得,他喜欢这个怀抱。

        “嗯,谢谢你,格瑞......”遇到你真好。
        不知道过了多久,金缓缓地从格瑞的怀里抬起头,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说:“好啦,我们去干活吧!耽误了就不好了!”
        看着金的笑容,晃了晃神说:“嗯,说的也是。”
       


        某山角
        “格瑞格瑞,这些真的都要拔掉吗?”金看着格瑞问到,“嗯,整座。”格瑞有点无奈的回答道,这并不是因为金而是因为这座山的负做量。即使他是世界上排名数一数二的异能者,要清扫这座高达300米的山实在算不上是什么轻松的活,而且他的能力——烈斩只适合斩断,要连根拔除树木和填坑可不是什么简单的工程,看了又要忙活一阵子了。
        “格瑞?”金见格瑞略带烦躁的样子以为格瑞生气了,伸手轻轻的拉了拉格瑞的衣角。
        看着金那小奶猫似得样子,格瑞觉得心里痒痒的,鼻子...有点热啊......由于冲击力太大,使得格瑞无意间说了自己的心里话:“抱歉,金,我就是觉得清理有点麻烦而已。现在比较热,你先回车里等着,记得开冷气,我会尽快完工的,你......”
        头一次见格瑞说这么多话呢,金不禁觉得有些新奇,但更多的事感动,格瑞......这么在乎自己!“是嘛!”果然格瑞是个好人!想着想着,金就傻傻的笑了起来:樱唇微翘,大大的、天空一般的眼睛半眯起来,长长的金色睫毛和乳白色的肌肤.......整个人都在阳光的映衬下闪闪发亮,散发着柔亮的色彩,让人不由觉得,他就像误入人间的天使一般......
        格瑞看着就呆了,可爱......想太阳......
        就这样,一大一小两人杵木头似得杵了半天。先反应过来的是金,看着格瑞露骨的眼神竟然什么都没察觉,就是觉得格瑞的目光有点热切啊,就像哥哥他们看自己是眼神似得,果然格瑞很关心我!

        见格瑞呆了半天,金还是忍不住把他的魂换了回来:“格瑞.......格瑞,格瑞!”

        格瑞猛的回魂,我刚刚在想什么?!他还是个孩子啊!是个未成年!再说,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果然是最近太紧了吗。
         像他这个年龄段,所有人都会不可避免的有性冲动,即使是像他这样的禁欲系,不,或者就是因为禁欲,他才更容易疯狂。
       
        “啊,抱歉啊,金,我走神了,有事吗?”格瑞象征性的咳了两声,说道。
        “内个,格瑞,其实...我也想帮忙,我,我干活很快!一定不会帮倒忙的!”金的声音开始小小的, 后来慢慢变大,直至最后的大喊。接着就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小脸蛋红的就像刚刚跑完几千米的马拉松,而他水灵灵的大眼睛现在有点湿漉漉的样子,直挠的人心痒痒的,让人忍不住想拉进怀里捏捏他胖胖的小脸蛋,好好揉搓一顿!当然,这是一般人的情况,而格瑞表示自己很淡定,甚至可以站着不动看他一辈子!前提是忽略他藏在银发里的红的可以滴血的耳朵和一直在不停吸气的鼻子!
        咳咳,回归正题。 “帮忙?”格瑞有些摸不着头脑。
        “嗯嗯!我拔树很快的!”金使劲的点了点头,眼睛闪亮亮的。
        “.......”格瑞今天第三次被萌出血,觉得有点不行(一声)......
        金看格瑞的样子,好像有点难啊,于是又软软的叫了一句“格瑞~好不好嘛~”以前用这样的语气求哥哥他们,他们总是会同意的,就是不知道对格瑞好不好用,但总得试试嘛!然而金小天使还完全不知道这招的攻击力有多巨大。
        事实证明这招效果显著,格瑞别别扭扭的同意了。因为这软萌软萌的语调实在是萌出格瑞一脸血,让他完全淡定不了啊!
        “小心点。”
        “嗯!”说完就干,格瑞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金拎到了几百米的高空,因为海拔高使得温度也降低了不少,对于普通人来说低温低压的确是痛苦的,但是对于异能者来说,这可能正是刚刚好的温度。高空的风景无疑是很好的,但此时格瑞还处于混沌状态,不仅仅是因为金的能力,更是因为脚底的景象:这里是数百米处的空,是连他也不一定能轻松达到的高度,更别说用极快的速度冲上来且没有感到一点压力!而山上的情况更是“可怕”,整座山的树木被连根拔起,浮在百米处的高空,却没有一点点沙尘弥漫的痕迹就连树叶都没有,就像...被强制“镇压”了一样!整座山,几万平方公里的飘起灰尘、数千棵树木,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完成了?就在这几秒内!能拥有这份强大到可以毁灭文明的力量的人究竟是何等的怪物!他庆幸着,庆幸他当时理智的没与金战斗;也庆幸着,是自己捡到了金,如果是鬼狐捡到了金,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格瑞僵硬的扭头看向金,只见金担忧的看着自己,啊,他在担心着自己,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自己的神态和身体状态,见自己没什么问题,他又甜甜的笑了起来:金色的元力松松的缠绕着他,映照着他清秀而稚嫩的脸庞,天蓝的眸子也蘸了点金色的光辉,显得他神圣无比,如果说他刚刚笑起来像是误入人间的天使,那么现在的他就像是以自身的意志,来拯救世人的神明!他是这么的可爱,这么的圣洁,这么的惹人“喜爱”!

        啊,他可能其实是在窃喜着,窃喜着金现在对他的信任,以及,依恋。虽然不强烈,但是足够了,足够,把金圈在自己的身旁了.......格瑞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在意金,但他很单纯的把这认为成是一种对于发现新奇事物的好奇心。但是真的是这样吗?隐藏于表面之下的究竟是什么?谁知道呢。

         即便心理上很愉悦格瑞也不会忘了自己现在的情况,“金,为什么要飞上来?”格瑞可不会笨认为这是金为了展示自身力量而故意展示出来的,对于金自发性活动的原因,他还是蛮感兴趣的。

         “拔树的时候飘起沙石很脏啊,而且......”金的声音很小,如果听力不好的人根本听不见,而最后两字更是低弱蚊蝇。

         “是,吗。”格瑞看看金略带心虚的表情又瞄了一眼头顶厚重的云层,心里也猜出了个大概。想着,嘴角不禁挑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目光也愈发温润,配上他本人那股清冷的气质,显得格外温和。
        “金,既然干完了,就赶快把树放下吧,就算这里是山区,也有可能会被普通人发现。”格瑞说道。
        没错,在这个世界里,在普通人眼里,元力不过是只存在于电影小说中的人物,现实中是不存在的。国家政府会从世界各地寻找异能者甚至在新生婴儿中直接挑选。弱小的,只做监视,日后如果变强大了,就收为己用,如若不从,就“排除掉”;强大的,用各种办法带走,培养成秘密武器。但那也只不过是极少数的,一年内甚至找不到10人。
        金听到就立即放下树木,带格瑞回到了地面,看着金将树木整齐的排列成小山状,格瑞不禁感慨了一下,接下来就是工厂的事了,也该回去了,虽然还没到晚饭时间,但带金好好洗个澡放松一下,再找找想吃的也差不多了。

        “好了,金,回去了。”格瑞看着金说道,“欸?可是那树不用处理吗?”金有点疑惑的说,“剩下的交给工厂就好。”不过想了一下,以金的能力应该能很快搞定吧......不对!反应过来的格瑞觉得自己渣透了,明明金已经帮了自己很大的忙了.......但看着金满脸期待的样子,格瑞表示你高兴就好,挥挥手从终端中掉出图片说:“就弄成这样子就好。”金看了看,高兴的处理着树木,不出两分钟,一堆堆整齐漂亮的树木新鲜出炉??即使知道会很快,但还是很令人震惊啊,不仅大小相同,树干平滑,而且还能把品质不同的树木分堆,不得不说,真的是想当逆天啊。
        “谢...谢谢了,金。”格瑞别别扭扭的说道,毕竟他从来没有要别人帮忙的时候,更没见过像金这样压倒性的存在。“没事啊,对我来说,这种程度小菜一碟!”金就笑笑,比起来,他更想要格瑞的表扬呢......
        就这样,两人就开始了返程。
       
     
       

去漫展的路上:

爸爸:你要买多少?500够不够?

我:不要!我不买,没有好买的!

爸爸:(满脸不信)你确定?

我:嗯!emmmmm要不然给我100吧......

到漫展

我:wc!我的眼睛!!啊啊啊!叶不羞!买买买买买买!
啊啊啊啊啊!君莫笑!买买买买!
啊啊啊啊啊!竹签啊啊啊!买买买买买!

........然后

对不起爸爸,我看见了韩队(´இ皿இ`)

内啥......这不是flag!!!
今天发中考成绩......要是我考的上高中,我就更两篇文,我智商在线就更三篇,祝我好运(。﹏。*)
求你们为我加油打气啊!拜托〒_〒

【all金】凹凸恐怖宠物店

Chapter.5

夜晚

       “啊!”一位美丽的新娘尖叫着摔下游轮的甲板。而甲板上好似新郎男子就这样看着。
       “啊!有人掉下去了!”
       “是新娘!”
       “哦!快停船啊!”人们喊着,尖叫着,低声细语着......

        唰唰,是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金坐在一块隐蔽的礁石上“钓鱼”,表情悠然,一副享受的样子。时间慢慢流逝,金叹了口气说:“看来今天也没有收获呢”。说完,兴致缺缺的站起身来,正准备离开,他看见在远处的礁石上有一位女子躺在上面,浅金的发丝在银月的映照下显得有些诡异。

唐人街
        “那之后已经一周了,遗体还没有找到吗,真是头疼。”格瑞看着报纸叹息道
        “在婚礼当晚掉入海中的歌后——是吗?”金询问着
       “嗯,依文洁琳·雪莉,奇迹的花腔女高音、跨越5个八度的海妖。自14岁出道以来就是格莱美奖的老常客,媒体几日来都在大肆报道。”
        “嗯?为什么搜索她的事情也落到你们特殊刑警身上了?”金笑着问到
        “因为那并不是意外,可能是杀人案。而且那女人的粉丝里也有些麻烦的富二代啊,不然我干嘛要去管她?”格瑞有些不屑,的确像他这样的特殊警察原本是不用管这些无聊东西的。
        “杀人案?那个新婚除夜丧妻的可怜新郎不是说雪莉是为了醒酒而走到甲板上,脚一滑而......不是吗?”金端着木梅慕斯蛋糕和牛奶说
        “那些家伙不信啊,真搞不懂那些傻子在想什么。”格瑞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可是新郎是他的经纪人吧,不管怎么说她本人唱的歌更有价值啊,他没必要为了嫁妆而冒风险去‘杀人’。”金珉茶说着。
        “的确如此。”格瑞喝着牛奶回答着“已经一个星期了,就算几乎没有生存的可能性,但也要找到尸体才行。也许是飘到了哪个海边,礁石上。”
        “要是被卷入哪个大型游船的螺旋桨里的话,她的身体一定会被搅碎吧,没准现在已经进到鲨鱼的肚子里了呢。”金笑着补充到,就像在开玩笑。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中午了,格瑞看时间也该回去了,“金,我先走了。”格瑞看着金说到“好的,欢迎再来哦!”

        就在格瑞走后不久,店内
        “金,我回来了。”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寂静的店内荡起涟漪。
        “啊,耀!欢迎回来,久违的‘大餐’味道如何?”金看着眼前湖蓝色的青年
         “嗯,很好 ......”但还有更好的......
         “那就好!”金笑的很开心,神近耀走向金,俯身将头埋在金的颈窝,嗅着金甜美的香气,[好香]他如是想。
         神近耀略低的体温贴在身上很舒服,金一直很喜欢,就这样,过了好久他们才分开。
        “好啦,耀,我们一会会有客人来哦。”金看着神近耀说,神近耀会意的点点头,灯光一闪,青年不见了,转而出现的是一只冰蓝色带着点粉色和金色的大蛇。他慢慢向金的身上爬去,从脚腕到纤细的腰肢,再到肩膀上、脖颈上,由于身体实在太长,尾部有一部分缠在了金的胳膊上。确定神近耀固定好了,金开始向大门走去,开门,看着惊讶的男子。
        “那么请进吧,亚森·格雷先生。”金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将人引入店内。
        “请问雪莉定的是什么宠物?”男子随问问,他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金身上的华美巨蛇上。男子还记得这个奇异的店主说这个宠物会成为自己的心灵支柱,原本自己还是半信半疑的,但看见这样一只美丽的蟒蛇,那宠物还真是令人期待啊。
        “是鱼类。”
        “鱼类?是热带鱼吗,还是锦鲤?”
        “都不是哦,先生。是一种比较珍惜的品种,所以不会在店门口展示。”金神秘的笑着。
        “珍稀品种?”
       

        “吱呀...”金带着男人走到一个巨大的瓷器前,看着瓷器美丽的花纹,男人感叹道:“好漂亮的瓷器,一定值不少钱。”说着,他走上前抚摸着瓷器的花纹,而瓷器中的“鱼”仿佛是感受到了他的存在一般,游动了起来,激起一圈圈水波,看着溅出来的水,男人不禁说道:“好...好大的鱼啊”。
        “请爬上那边的梯子看一下里面吧。”金指着瓷器边的梯子说道,男人也照做了。
        “太黑了,什么都看不到啊”男人说
        “那请您再把身子探进去一点。”
        男人依言往里探了探,看见水中的一个身影逐渐清晰。
       

下周中考,祝我好运!!祝愿我不会只能去高职〒_〒

发泄一下,请别在意

今天我就是偷玩了一回懒我妈就扇了我两巴掌,当时眼泪就出来了,我不知道,我做的那么过分吗,一定要抽我两巴掌吗,就因为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顶了两句嘴吗?眼泪停不下来

我....我欧了!!